• <span id='csdy8'></span><acronym id='csdy8'><em id='csdy8'></em><td id='csdy8'><div id='csdy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sdy8'><big id='csdy8'><big id='csdy8'></big><legend id='csdy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fieldset id='csdy8'></fieldset>

  • <ins id='csdy8'></ins>

      <i id='csdy8'><div id='csdy8'><ins id='csdy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dl id='csdy8'></dl>

        <code id='csdy8'><strong id='csdy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 id='csdy8'></i>
          1. <tr id='csdy8'><strong id='csdy8'></strong><small id='csdy8'></small><button id='csdy8'></button><li id='csdy8'><noscript id='csdy8'><big id='csdy8'></big><dt id='csdy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sdy8'><table id='csdy8'><blockquote id='csdy8'><tbody id='csdy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sdy8'></u><kbd id='csdy8'><kbd id='csdy8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《精彩一課》崔曉飛:兢兢業業獻愛心,孜孜不倦築師優嫖緣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剛過上午八點,留學生們陸陸續續地走進教室。臨上課前,他們互相討論著老師上節課留的作業,氣氛熱烈,盡管國籍不同、膚色不同、母語不同,但同學們都對漢語學習懷著滿腔熱情。

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崔曉飛神采奕奕地踏進教室。“大傢小長假過得怎麼樣?都去哪兒玩瞭?”簡單的問候作為一堂課的開始,點燃瞭同學們漢語表達的熱情。“河南博物院、開封美術館、西安大雁塔……”大傢七嘴八舌地說著自己的假期經歷,崔曉飛對學生們的話題一一回應,並對個別地方做出瞭解釋。

            接著,崔曉飛放慢瞭語速說:“這節課我們學習第二課《父母之愛》,大傢先聽一遍錄音,標出自己不認識的詞語。”作為對外漢語老師,他需要控制自己的語速,“每句話說出口前都要想一下,使用的詞語會不會超出學生的知識范圍,要保證學生都能理解這些句子。時間長瞭,說話慢就成瞭一種習慣,也算是一種‘職業病’瞭。”崔曉飛笑著說道。

            課堂一開始,崔曉飛先帶著同學們讀瞭一遍課文,討論相關問題,增加課堂互動,讓學生盡快進入學習的氛圍中,這一過程被他稱為“課堂熱身”。

            “看到燈光下父母不舍的目光,頭上新增的白發和眼角越來越深的皺紋,頓時什麼都明白瞭,不由得熱淚盈眶。”一篇關於遊子和父母的文章瞬間引起身處異國他鄉的學生們的深思,他們認真地讀著這篇透著傷感和思念的文章,也許是想起瞭故鄉的父母,觸動瞭他們的思鄉情懷,一時間,教室裡變得安靜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這篇文章有幾個重點詞語比較難,但內容和都市狂梟情感理解起來並不難,我想先聽一聽同學們的理解,大傢看到這篇文章是不是想起自己的父母瞭?”崔曉飛問道,學生不約而同地點頭。“在傢裡,你們和父母的關系是什麼樣子的?”這個話題引起瞭學生的興趣,大傢紛紛討論起來,你一言,我一語,說起瞭遠方的傢人和自己對父母的思念。剛才還略顯安靜的課堂在崔曉飛的引導下,氣氛又漸漸恢復瞭活躍。

            崔曉飛會根據課堂內容結合中國傳統文化進行教學,“龍之谷‘團圓’是一個具有美好意境的詞語,指人們在分離很久之後又重新見面。中國的傳統節日中,有兩個節日大傢特別重視,一個是春節,一個是中秋節。平常大傢都很忙,沒有時間見面的親戚朋友在這兩個節日裡,會盡量聚集在一起吃飯聊天,所以這兩個節日也是中國人團圓的日子。”

            課間休息的時候,學生們還在談論著“春節”“中秋節”等中國傳統節日的文化。來自越南的阮飛鳳用不太熟練的中文說道:“甜蜜影視福利片我很喜歡中國,也特別喜歡中國文化,崔老師上課講的內容很廣泛,能通過一個詞講述很多中國的文化生活,我們都很喜歡聽他的課,能學到許多課本上沒有的知識。”

            研究生階段,留學生已經具備瞭基本的漢語交際能力,但還要大量地閱讀文章來提升漢語水平,感悟中國文化。為瞭讓外國學生更好地理解詞義,崔曉飛便將詞與詞之間聯系起來進行教學,談到“吃苦”“皺紋”,他指著自己的腦門說,“因為吃苦,才有瞭皺紋,皺紋是吃苦的象征啊。”講到細微處,崔曉飛連比帶畫地做出演示,“跨,就是像這樣大步地邁過一個地方,如跨過門檻、跨過這條邊界。”學生看著,不自覺地也模仿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崔老師是個充滿熱情,又很有耐心的人。他講歐美視頻在線播放的例子很生動,也很好懂。我覺得學瞭這門課,自己的漢語進步瞭很多。”來自蘇丹的留學生仁傑說道,他的書上滿滿當當的都是筆記。

            全國最低工資標準崔曉飛認為,語言教學應該是一個互動探討的過程。如果課堂上隻是老師在不停地講話,那這堂課無疑是失敗的。通過舉例和問題激發學生的興趣,從而帶動課堂氛圍,讓學生成為課堂的主人,是他一直堅持的教學方式。

            又到瞭課間休息時間,很多學生都擠在講臺前,向崔曉飛提問,“老師,感染和傳染有什麼區別啊?”“老師,我的作業有什麼問題嗎?”“這個‘囧’字是什麼意思?”…… 崔曉飛一一耐心地給學生以解答。“這些孩子挺喜歡思考的,他們登錄漢語網站或者和中國朋友交流的時候,常常會遇到許多問題,一下課就喜歡來問我,和他們交流多瞭,感花瓣覺自己也回到瞭學生時代。”崔曉飛笑著告58天在線觀看訴我們。

            看著座位上一張張年輕的面孔,崔曉飛語重心長地說:“這些來自異國他鄉的孩子們,都很優秀,但是遠離父母到中國來求學,難免會遇到許多難以適應的地方,特別是有的孩子性格比較內向,不太擅長與人打交道。教學中,作為老師首先得付出自己的真誠和愛心,才能換來他們的信任和尊敬。每天的教學過程,其實就是一個以心換心的過程。”

            正午時分,半天的課結束瞭。崔曉飛解答完最後一個學生的問題,環顧瞭一下空蕩蕩的教室,轉身離去。正如他所說,從事教育工作二十多年來,一屆一屆的留學生們就像遷徙的候鳥一樣,學完後就飛回瞭遙遠的傢鄉。個別的學生會再來中國、再回河大,但很多學生可能很難有機會再回來看看。不過,能夠在河大園中相逢就已經是一種緣分瞭,所以在一起的時光才顯得那麼珍貴。

            課後的閑暇,崔曉飛拿出手機看瞭一下上午收戈貝爾失去味覺新聞到的信息,那是他幾年前教過的一個留學生發來的河南大學大禮堂圖片,下面寫著一行小字:“想念我的母校,我的老師。”崔曉飛動情地說:“這個學生來自吉爾吉斯斯坦,已經畢業好幾年瞭,但是依然想念著河大,想念著自己曾經讀書的日子。作為一個老師,能夠陪他們一同走過風華正茂的青春歲月,能夠讓他們多年後還記得在河大讀書的這段日子,我覺得很幸福。”

            E